中华武术不行了?从近年武术比赛为视角谈中国武术颓败的原因

  • 2020年08月12日 10:42
  • 来源:岂止史实
  • 作者:欧洲杯直播|世界杯直播|英超直播|西甲直播|NBA直播

古人习武,持刀跨马,临战厮杀,快意情仇;今人习武,招式翻新,花拳绣腿、竞相表演,赚钱获利。此两者迥然不同的道路,决定了中华武术古今的境遇的异同。 结语 笔者...

中华武术不行了?从近年武术比赛为视角谈中国武术颓败的原因

2020年5月17日,在山东淄博,“太极大师”马保国首次参加了一场正式的搏击比赛“演武堂比赛”。马保国在当地声名显赫,号称是中华传统武术的代表人物,与他对阵的则是西方综合格斗的普通兼职教练王庆民(主要工作是保安)。这场十分不对称的比赛,理应是以马保国胜出而结束,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擂台刚开打不到1分钟,马保国就惨遭KO,倒地不起,新闻报道说:“连一边的裁判都表示诧异,‘实话实说,我都有点蒙。’”

武术大师与格斗高手的对决,并非首次,近年已经成为风气,但结果却是惊人的相似。在此据几个例子就可以看出端倪:

1.早在2017年有杨氏太极传人、雷公太极创始人,曾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的《体验真功夫》节目中展现武术的雷雷(本名魏雷)与MMA选手的对决中,不到20秒就被打倒在地

2.2018年3月咏春拳法传人丁浩在与人约战中,先后六次被击倒,并最终告负。

3.声称身兼咏春、太极两派弟子身份的郑家宽,并习得“失传已久”的《五枚师太古咏春金鸡拳》,与人比赛中虽多次使用插眼、掐喉、背后偷袭等违规动作,但仍被跆拳道选手张龙被制服。

中华武术不行了?从近年武术比赛为视角谈中国武术颓败的原因马保国

4.咏春选手接连受挫,他们的师傅余昌华便站了出来,声称要为咏春正名。余昌华是咏春六段,据称为叶问徒孙,与之对垒的是是业余拳击手熊呈呈。熊呈呈右臂曾受伤,所以打拳只用左手。可能是缺乏对阵独臂选手的经验,余昌华的咏春寸拳、标指等高级技术无从施展,反而很快被让了一只手的熊呈呈击倒在地。

关于他们失败的原因,如果我们去问当事人,则有各种各样的解释:如马保国说自己之所以没有打过别人是因为“没有发动‘内功’”;雷雷在解释失利时说“摔倒并不是因为对手的拳太重,而是自己脚底打滑”;丁浩的失败被他归因于“赛前没有吃饱”;郑家宽则说自己的插眼、掐喉是自己的“独门绝技”,裁判不让使用是有意偏袒对手;余昌华也把问题归咎在饮食上:“7个人才两个菜,没有吃饱。”

通览下来,武术行家面对外国竞技练习者失手的原因千奇百怪,所遇的问题也各有不同,但没有一个人承认说:“是自己习武不精”。

中华武术不行了?从近年武术比赛为视角谈中国武术颓败的原因郑家宽

马保国等人固然为自己的失利各自找到了一个借口,但以上各场比赛多有网络直播,观看、回看者动辄数百、数千万人。数场比赛下来,网民们对他们的解释似乎并不买账,一时间疑虑窦生,众说四起,中国武术的声名也在吃瓜群众的嬉笑怒骂中一落千丈。

人们不禁要问“中华武术怎么了?”、“传统武术能不能打得过海外的搏击术?”“中国武术是一场骗局吗?”这样接连的追问,不能解决的话,不仅中华武术的传承与发展不仅难以为继,就连传统武术的生存根基都难以保证。

其实,中华武术传承数千年,是有很深厚的底蕴,并非虚妄,然至于今日之颓势,则是因为传承方式、培养目标、训练方式与古代相比较而言,都发生了偏差,于是出现了人心不古、师道陵夷、技艺日弊的怪象。下面我们将就各方面分别进行具体分析。

一、古今武术传承方式的变化

武术来源于远古时期的狩猎活动,后来逐渐演化军事技艺,再后来成为独立的武术门类。先秦时期,已经出现了师徒传承。当时社会动荡、活跃,各类士人争相竞争,其中就有游侠、刺客这一群体。

如“夫专诸之刺王僚也,彗星袭月;聂政之刺韩傀也,白虹贯日;要离之刺庆忌也,仓鹰击于殿上”,以上专诸、聂政、要离皆为当时有名的刺客,游侠们“设取予然诺,千里诵义,为死不顾士”,其气节、义行无不令后人有无限景仰。据学者研究,当时游侠群体的壮大很可能与墨家有很大关系,是时习武多聚于墨家之门,他们是诸子百家的一家。

秦王朝厉行专制,认为“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”,侠客与武术,也像“焚书坑儒”一样遭到极大的打击,此后一蹶不振,百家学派式的发展时期也因此结束,但武术与侠客并未消失,一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此后帝制时期的中国,历代朝廷虽然对游侠多有压制,但对于武术传承大抵多是默许的,甚至个别朝代还有官方支持的意味,这里我们以宋代为例加以说明。宋代,武术的最主要的传承是师徒传承。

农耕社会之下,授武之师,习武之人都各自进行着自给自足的经济生活,双方的经济互动并不多,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,师父择徒之时更出现了“道德决定论”,即师傅在选择弟子时,道德品质被看作了习武传承的首要条件。俗语便有云“未曾习武先习德,未曾学武先学礼”,可见不具备良好的道德修养的人绝难成为武术名家的亲传弟子。

武术流传的过程中,还包括道德、武艺、文化。其次,武术传承中,还出现了武艺结社的形式,结社的名称多有“社”“堡”“山寨”等,神宗熙宁二年(1070 年)12月,定州知府藤浦言:“河北州县近山谷处,民间各有弓箭社及猎射人,习惯使利,与夷无异。”显然朝廷对此怀有戒心。

最后,政府组织习武。宋代以后,武举的出现把武术和仕官结合起来,极大促进了武术的发展,与此同时,政府还设立了很多武学,把武术训练和兵学结合在一起,以其为国家培养有效的军官。本来就有良好道德基础的习武者,更受到师门的传承,使得他们不至于恃强凌弱,发展好者卫国护乡,不济者也能强身健体。

近代以来,中国国力衰弱,国民体质羸弱,传统武术除在传统的传承发展之外,面临着如何强健国民体格的重要使命,各习武之人在模仿学习外来经验的基础上,进行了扩大育才人数、引入新式训练方法等改革。建国之后,武术一度被与体育强行并轨,对武术发展传承造成严重的影响。

近年以来,在市场经济大潮中,武术教育却呈现出不少乱象:其一,各类名头的大师、传承人层出不穷,令人眼花缭乱,真假莫辩。其二,武术教育出现市场化趋势,武术学校的生源更成问题在高等院校日益普及的今天,稍有智慧者往往首选读书,不会选择习武,武校也就很难获得优质生源。

目前武校所招学生大多都是学习不好的后进生,甚至还有不少家长为了推脱教育责任,把问题儿童和青春叛逆的孩子送到武校,名为教育,实为代管。武校为图赚钱,对于各类学生“兼容并蓄”,一概收纳,日常管理之中,也只是强调纪律,至于道德培养、武术训练、文化教学往往流于形式。

武术教育的产业化是武术传承区别于古代的最主要的不同。当今高度逐利的产业化和流于形式的教学,武校所培养的学员很难习得真正的武术,亦难养成高尚的武德,更难以获得真正的学识,大多数学生在武校过完了迷茫的青春期,然后便被推向社会,成为芸芸众生的一个个普通人。

二、古今武术培养目标的变化

如前文所述,古代武术重视道德品质的培养,在各类武术著作,如《武编》、《混元剑经》的影响下,在武举日渐完善的背景下,习武者的往往会出现“武表儒内”的特质和“习武仕官”职业发展规划。

古代武举

武举的创设始于唐代的武则天。唐代极力开拓,国家崇尚武功,当时武则天为削弱关陇贵族集团的势力,仿照科举制度设立了武举制,并允许平民子弟参加。武举的考核便以武艺为基础,考试的内容包括:“步射”、“骑射”、“马枪”(即马上功夫)“举重”、“样貌”、“言语”、“神采”。除了后三项之外,剩下科目都与个人武艺有关。

依照唐朝的选拔标准,其胜出者必然是身材魁梧的大汉,不管武进士门的指挥能力如何,光其体格就能让士兵们畏惧三分。可能鉴于晚唐武将多跋扈的背景,宋代的武举制度将重点放在了对应试者“谋略”的考查上,对武艺的考查也简化为“马射”与“步射”,“策问(笔试)定去留,弓马定高下”遂使得宋代武将偏于文弱。

武举在明清时期变得成熟起来,当时武举文武兼备,文试被称作“内试”,武试称作“外试”。第一场先考“外试”中的马射,第二场再考步射和技勇,技勇包括拉硬弓、耍大刀和举重,最后第三场再考策论(起初策略较难,后来只要默写出兵书百余字不出错即可)。职业武人不必拿着诗书惺惺作态,只好强健体格,舞好刀剑。

清朝武举

因为习武需要更多的粮食消耗和大量的器材采购,故而古代习武者多是富裕之家,古人习武被视为一种精英教育。不少家庭让孩子自幼习武,就是希望孩子能够在未来通过武举,谋得一官半职,进一步提高家族的地位。

近代以来,因为战争模式的改变,个人作战能力不再是被看重的东西,武举随即被废除。武举被废除之后,继之兴起的是各类军事院校,如保定陆军学院、黄埔军校等,这些军事院校在训练未来军官们的体能之外,更多的则是在教育未来的军官们学习军事学、管理学、弹道学等方面的知识,武术则随着战争模式的变化在军事中的作用变得一去不返了。

近些年来,随着武术教育的产业化,大量的人员蜂拥学武,犹如过江之鲫,武学俨然已经大众化。然而,大小武学院校、各类掌门的武术水平高低不齐、各种宣传真真假假,普通民众难以摸清,故而培养出的人员也是良莠不齐。更要命的是,武术学院的增设、武术学员的扩招,并不意味着就业门路的拓宽。

因为,在当下知识经济的时代,对于大多数中下层习武者来说,武术往往并不能带来直接利益

武术行业,如果不做到顶尖,很难以此谋生,于是大部分的学徒,在花费数万金钱、耗费数年时光之后,面对生活和家庭的压力,往往会转而进入工厂的流水线,乡村的田间地头,开始像普通工人、农民一样的生活,真正能够继续从事武术比赛、武术教学、私人保镖等类似行业的人少之又少。

面对这种情况,绝大多数学员也是心知肚明,他们在入学一段时间后,对于武学也不再怀有崇敬的态度,更多的只是将其视为一种职业技能。习武热情普遍消减,引发了武学传承危机,故而常有一代不如一代的感慨。

三、古今武术训练方式的变化

如果我们回过头去看从唐到清的武举考试之路,就会发现:武举绕了一大圈,还是回到了以武艺考查为主,这样也就使得古代习武之人的主要工作仍是锻炼身体,强健体魄,次要的时间是学习武术招式。古代人身体资质佳者方才可能会立志学武,他们往往从五六岁时的幼儿时期就开始锻炼了,这被称为“童子功”,之后数十年不分寒暑,辛勤锻炼方才有脱颖而出的可能。

立足于强壮体格而练习的武术,是中国古代普遍认可的标准。如明代武举选拔比赛中有举重(掇石)一项,所举石块重达一百二十斤(折合今天的约为150斤),需要连续举多个回合,如果体力不济则不能可能达标,考试也就不及格。我们知道,御前侍卫几乎等同于武林高手,他们是怎么选拔的呢?

据万历《大明会典》的记载:御前侍卫的选拔十分严格,要求身高至少五尺三寸(170cm),负重能达到四百斤(约今天的238.72千克),可见御前侍卫是绝对的大力士标准。拥有大力士的身体,再学习一些武打招式,才能有成为武林高手的可能。

反观,现在习武之人很多并不是一开始就立志学武,往往是读书不成,少不经事,无法劳作,转而把学武作为过渡之用,于是很多习武者身体羸弱,或者体力普通,身体条件不能算好。进入武校之后,靠死记硬背,学了些三招两式,就以为自己已经大成,实际上多由于资质平庸(读书不成),并不会活学活用,临战反而经常吃亏。

更有个别人,创造了些虚头八脑的招式,再起一些让人看不懂的名字,试图把武术神秘化,继而让别人摸不清自己的底细,借此招摇撞骗,大肆牟利。殊不知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一切的技巧都是浮云,更何况那些招数本来就是假把式、花样式,算不得真技巧,被秒杀、被打的一败涂地也属于自然。

国外某拳击运动员和国内某武术大师身形

古时习武,以健体为本;今日习武,以招式为用,取径不同,结果迥异。古人习武,持刀跨马,临战厮杀,快意情仇;今人习武,招式翻新,花拳绣腿、竞相表演,赚钱获利。此两者迥然不同的道路,决定了中华武术古今的境遇的异同。

结语

笔者本文并非否认武术于当今社会的价值,武术的价值是永恒的,因为人类社会永远存在着体弱多病者对于健康强壮的追求,弱势者对于自我防护的追求。这两种追求是普遍的、大众的,永远不会消失的。

这也决定了武术拥有广泛的社会基础,武术需要向社会大众弘扬健身方法、散播防身之术的同时,可以收取适当的经费,作为武术行业维持下去的前提,大众与武术行业实现实现共赢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大众所学武术是肤浅的武术,目的求健身、防身,武林人士所学的武术是深刻的武术,中华武术有赖于少数的习武者传承立志传承、创新,他们需要依照古法,自小锻炼、寒暑不辍,辛勤一生、不断思考,方能使得数千年传承至今的国粹有所传承、有所发展。大而广的普及之路,小而精的传承之道,两厢并举,才可能使得中华武术行远致广。

参考文献:

贺兰雪:《中国历史上的武举制度和武状元》,《人才资源开发》2019年第9期。

丁丽萍,徐烈:《明清武术论著作者地理分布及群体特征之比较研究》,《南京体育学院学报》2014年第5期。

《大师们的擂台又吓了观众一把》,《潇湘晨报》A08版,2020年5月19日。

张宗林:《古代武术传播方式研究》,《武术研究》2017年第3期。



(注:来源如注明,欧洲杯直播|世界杯直播|英超直播|西甲直播|NBA直播,编辑:妘心)
" 今日搏击体育 " 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

极力推荐